實時滾動新聞

校外培訓機構整治調查:預交學費拖延不退

2018-11-15    新華網        點擊:

  小作坊式培訓機構紛紛停業,公辦學校教師兼職現象大為減少。今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以來,各地采取嚴厲措施規范整頓,取得明顯成效。但與此同時,一些新問題也隨之出現,帶來監管難題。

公布“黑白名單” 小作坊式培訓機構停業

  “今年秋季開學的時候,一直給孩子上英語課的私教老師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教育部門查得太嚴,課要停掉,機構也不辦了。”武漢市江漢區一位小學生家長李女士告訴記者,這名老師是她和其他家長請的一個公辦學校老師,一直在租的住宅樓里給孩子們上英語。但是8月底,房東說房子不能租了,老師只能停課了。

  《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提出了明確設置標準、依法審批登記、規范培訓行為、強化監督管理等六個方面的具體措施,各地紛紛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了重拳整頓。

  廣州已完成對8562家校外培訓機構的排查摸底,并“一家一策”建立臺賬。上半年以來,廣州先后5次開展全市集中執法行動,清查809家校外培訓機構,其中停業整頓83家,限期整改403家,公布“雙有”“雙無”機構名單,便于群眾監督。

  武漢市教育局也公布了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與此同時,武漢市還重點查處了中小學教師課上不講、課后到培訓機構講,并誘導或逼迫學生參加校外培訓機構等行為。今年以來,武漢市教育主管部門已受理在職教師違反師德師風問題29起,查實并處理5起公辦學校教師在外開辦培訓班行為。

  嚴查之下,一些作坊式的培訓機構紛紛停業,一些校外兼職辦培訓班或在培訓機構任教的公辦學校教師大大減少。廣州天河區某小學生的家長王女士說,孩子以前報的英語培訓班是一個公辦學校老師辦的,這個學期因為“風聲太緊”停辦了,孩子只能轉到其他機構去補習英語。廣州越秀區一家培訓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公辦學校來兼職的老師少了,繼續兼職的也要求對個人信息嚴格保密。

預交的學費拖著不退

  意見規定,校外培訓機構的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記者調查發現,有的培訓機構仍按半年、一年或兩年及以上收取費用,有的機構不斷要求家長續費,甚至一次性交付3年以上的學費。

  某知名機構開辦的“一年級語文培優秋季班”,16次課一次性收費2280元,上課時間為2018年9月8日至2019年1月5日,共18周,收費時段明顯超過了3個月。

  而對于“一對一”的培訓項目,更是若干課程“打包”收費。為了降低單個課時的費用或獲得更多贈課,家長少則一次性交納兩三萬元,多則一次性交納10萬元,覆蓋兩三年的培訓費用。

  因為停辦,有家長找培訓機構要求退費,大多數培訓機構表示因為是打包折扣價,不能退;也有的含糊其詞,家長退費一直未果。

  收費新規對一些培訓機構的生存和擴張帶來影響。“過去教育培訓機構往往一次性收取半年、一年甚至三年的學費,一些凈利潤不太高的企業靠著預收學費,做高利潤。有的機構為了上市融資,推出不少一次性收取幾年費用的產品,把報表做得好看,以便在資本市場獲得較高估值。不允許跨年度收費,如果嚴格執行,原有的經營模式肯定難以為繼。”業內人士說。

線上培訓泛濫無序帶來監管難題

  線下培訓受到規范整頓的同時,各大培訓機構線上課程在手機app、微信公眾號或PC端傳播,為了搶奪用戶展開惡性競爭,低價、圈粉、欺詐的營銷手段層出不窮。

  比如“免費”搶課,以“免費”為噱頭,消費者一旦掃碼就加入了一個微信群,群主要求把宣傳海報和指定的宣傳語發到朋友圈和10人以上的群,才能獲得免費資格;又如“1元解鎖課程”,支付1元只能上第一節課,余下的課程如果想免費或低價獲得,也需要消費者拉人頭,比如拉3個親友,或者走限時團購、拼單的模式。

  這其中暗藏許多陷阱。李女士對記者說:“我幫兒子在網上報了個免費唐詩班,又要發群,又要發圈,最后啥也沒有,就是把我們加到一個幾十上百號人的群里,整天被廣告騷擾。所謂的免費課就是他們后臺找人低成本錄的音頻,沒有任何互動。這其實就是商家為了圈粉在忽悠我們。”

  廣州黃先生說,自從孩子免費體驗了某機構一節作文課后,就被銷售人員盯上了,不停地被電話騷擾,這才11月份,就說寒假班的網課已經快沒名額了,人為制造緊張氣氛,慫恿家長盡快報名。許多家長反映,每天在家長群里,都有不同的線上課程海報發進來,不堪其擾。

  除了機構,還有那些被取締的或生存困難的小型校外培訓機構的全職老師,甚至有個別在職公辦學校老師加入其中。

  武漢市教育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在線輔導屬于近年來的新興形式,目前教育部門還沒有明文規定,監管還屬于空白地帶。開網課的老師和參加網課的學生都是開放式的,可能來自全國各地,單一的地方監管不能全覆蓋。

  “相比之下,網課更加隱蔽,監管更難。”湖北陽光教育研究院院長葉顯發教授說,“加上網課缺少明確的準入標準,品質難以保證,需要引起相關主管部門的重視,應針對網絡課堂開展專項整治,避免線下嚴查線上又死灰復燃的情況發生。”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