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滾動新聞

環球捕手火爆背后:有會員稱月入20萬 七八成靠拉人頭

2018-06-07    新京報        點擊:

  

環球捕手火爆背后:有會員稱月入20萬 七八成靠拉人頭

 

  5月26日,在北京通州區一家音樂餐廳里,一位環球捕手的服務商在發表演講。

  

環球捕手火爆背后:有會員稱月入20萬 七八成靠拉人頭

 

  一名環球捕手店主從下級會員消費中獲得的收益。

  

環球捕手火爆背后:有會員稱月入20萬 七八成靠拉人頭

 

  一名環球捕手優秀服務商展示月收入和日收入情況。

  “我在環球捕手半個月的工資買了臺寶馬,從去年7月加入到現在,我賺了250萬元。”日前,一位環球捕手服務商在一次活動上這樣說道。

  “只要人多了,躺著賺錢是一定的。不用想太多,抓住時機賺錢就行了”。經常在各大社交平臺賣貨的“微商”小葉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環球捕手,“在這家平臺上,不僅自己買東西便宜,還可以通過發展會員和賣貨賺錢,總之是個怎么都不會虧的買賣。”

  小葉提到的環球捕手是一家2016年4月上線的社交電商平臺,主營零食、保健品、母嬰等食品和生活用品。公司宣傳的數據顯示,平臺上線5天日銷售額就突破百萬元,30天用戶數破百萬,第8個月注冊用戶突破1000萬。據環球捕手方面最新數據,目前其用戶數已突破3000萬、會員數突破200萬,2018年商品交易總額(GMV)計劃突破100億元。

  在平臺飛速增長的背后,新京報記者從多位環球捕手“優秀服務商”處獲得的一份會員制度文件顯示,環球捕手分會員、服務商、優秀服務商三個等級。有律師認為,這份規則存在變相拉人頭、團隊計酬以及三級分銷的行為,涉嫌傳銷。

  環球捕手CEO李瀟近日向新京報記者獨家回應稱,三級分銷是對現有模式的誤讀,現有模式僅存在一級分銷。

  而對于外界質疑的拉人頭、團隊計酬等涉嫌傳銷的行為,環球捕手方面稱,團隊已經意識到問題,將盡快出臺相應措施規范。

  有會員稱不到一年賺250萬元

  “我以前一個月掙3萬元左右,現在一個月可以掙到20萬元。以前是付出一分收獲一分,現在我付出一分可收獲五分十分,甚至二三十分。”5月26日下午,位于北京通州區南部的一家音樂餐廳里,一位名叫“妮子”的演講者在發表演講。

  根據活動材料上的簡介,她是一位二寶媽媽,曾做過微商。在現場,臺下的絕大多數聽眾目不轉睛地望著這位演講者,并不時給出一陣陣熱烈的掌聲甚至高聲叫好。

  這是一場名叫“環球捕手北京沙龍”的活動,妮子正是這次活動的組織者,也是環球捕手會員中北京地區的佼佼者。這場活動的200余位參與者全部是環球捕手的會員,他們中不少人都是妮子“發展的會員”。

  “一個電動牙刷普通會員賣一個掙多少錢?”妮子拿著一款電動牙刷在舞臺上發問,臺下幾乎所有人齊聲答道:“100元!”“那一個服務商掙多少?”“200元!”“那一個優秀服務商呢?”“250元!”

  按照妮子的說法,當一位新用戶在環球捕手會員的推薦下,從平臺上購買399元的商品便可成為會員,這位邀請新用戶的會員則會根據其等級得到100、200或250元的收益,而評判不同等級的依據是該會員拉來的新會員人數和下線用戶消費金額。

  “所以我為什么看好環球捕手,不用我點破了吧。”妮子一邊與臺下觀眾互動,一邊鼓勵所有的會員要盡全力去讓更多的人購買商品并成為環球捕手的會員。

  在妮子背后的大屏幕上,寫著“優秀服務商”、“月收入20萬+”的字樣。

  妮子之后的演講者名叫雁子,她是妮子的邀請人,是環球捕手平臺“TOP3”的優秀服務商,下線團隊超過萬人。

  “我當服務商的時候一個月掙4萬多,升級到優秀服務商一個月掙12萬多,所以利潤是倍增的。”雁子自稱來自鄉下,沒有什么文化,但演講時,她穿著得體、妝容精致,言談舉止間流露著十足的自信,“環球捕手是上帝送給我的禮物,我在捕手半個月的工資買了臺寶馬,從去年7月加入到現在,我賺了250萬元。”

  記者登錄環球捕手官方網站,黑色的背景下僅有環球捕手中英文名稱以及“環球捕手,個性生活美食平臺”的字樣,其下方為環球捕手APP下載的二維碼。當記者下載環球捕手APP之后,其首頁與一般電商購物APP首頁并無多大區別,但其首要推薦的為牛排等美食。當記者加入購物車之后,可選擇微信授權登錄或手機號登錄,均需要輸入推薦人ID進行綁定,否則無法登錄。

  會員七八成收入來自拉人頭

  “只要人多了,躺賺(躺著賺錢)是一定的,”服務商小葉自信地說道,“你有了團隊以后,下面的人發展新會員你也有收益,下面的會員買東西你也有收益,這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

  “我們家14口人都在做捕手,”一位名叫“煒寶”的捕手會員告訴記者,“目前(收入)主要還是靠推薦獎勵,但是等到未來會員的消費多起來,我肯定是躺賺的。”

  為了能夠高效地獲取新用戶的信任,環球捕手平臺為會員提供了一套“教程”。記者在環球捕手APP中的“商學院”欄目內看到,有諸如“如何打消客戶顧慮”、“三分鐘介紹環球捕手”等課件。

  服務商鄭陽(化名)向記者強調,在向新用戶推薦捕手時,不能說“買399元的東西才能成為會員”、“發展下線有分成”等語句,要重點強調成為會員后的實惠,并將“發展下線”的說法替換為“分享新會員”,以避免被人認為是入門費和拉人頭。

  “399元辦理會員,能返400元購物券,并贈送等值大禮包,這就相當于沒花錢。平臺商品買貴就賠。如果再分享給朋友就是純掙錢,穩賺不賠。”鄭陽將拉新用戶時的話術整理成了文檔。

  如果用戶質疑模式涉嫌傳銷,鄭陽則會向其介紹環球捕手已經獲得多家知名創投機構投資、媒體報道以及明星站臺,并反問“如果公司是違法的,還會有這些嗎?”

  盡管鄭陽和諸多會員都表示,環球捕手真正的價值在于商品實惠,但是記者詢問了包括雁子在內的十余位捕手會員,發現其收入結構高度相似,“拉人頭”帶來的收入占到了總收入的七八成。

  “記得一天三萬八,管理費(拉新人獎勵)就有兩萬八,”雁子告訴新京報記者,由于平臺處于增長期,大部分會員的收入里,拉新會員的獎勵都占到大多數。

  新京報記者發現,無論是沙龍演講者的內容還是會員之間溝通話題,“如何快速轉化更多的會員”始終是焦點。

  妮子在介紹自己的拉新經驗時提到,“我每到一個地方,我就想,管他是誰,我到了這個地盤就要收割一部分會員。”妮子的演講引來現場觀眾的陣陣掌聲。

  除了在日常生活和朋友圈中拉新會員,線下實體店也成了快速增長會員的切入點,服務商煒寶告訴記者,一些會員通過與線下店鋪合作,向線下消費者和店員推薦環球捕手的商品并使其成為會員,不僅能夠在短期內增長眾多會員,商品銷售分傭也十分可觀。

  誰制定的分銷制度?

  記者向目前團隊規模過萬人的雁子詢問平臺規則時,她發來一份標題為《環球捕手制度》的文件,并表示這份文件是目前所有捕手都在用的。

  文件顯示,環球捕手分會員、服務商、優秀服務商三個等級。新用戶在環球捕手上購買399元的指定產品,即可開通“捕手會員”,同時成為“環球捕手店主”。

  成為店主的新用戶能夠得到平臺的五大收益。首先是400元優惠券。不過,用戶需要再消費3588元才能將400元優惠券用完;其次是自購省錢,自己購物可獲得平均15%左右的返利;第三是分享銷售商品的傭金,一般在5%-25%之間;第四項是獲直屬下級會員省錢額度和銷售傭金收益的25%;最后則是每邀請一位下級會員可收益100元。

  根據上述制度,當一名會員的下級會員消費總額滿1萬元或人數達到25人后,通過環球捕手“管家”考試,便可升級為“服務商”。“服務商”除享受上述五項收益外,直接拉人的收益上升為200元,下級團隊拉人收益100元;當會員的下級會員消費總額滿30萬元或團隊人數達到750名時,即可成為“優秀服務商”,直接拉人收益上升為250元,間接拉人收益為150元。

  記者獲得了一位等級為“服務商”的捕手APP收入記錄,該會員在邀請前25位新用戶時,獲得的收益為每人100元,第26位及以后邀請的用戶,每人可為其帶來200元的收益。而一位優秀服務商邀請一位新用戶的收益為250元。這在一定程度上佐證了上述規則的準確性。

  記者從多位捕手處獲得了與上述制度內容相同的文件,有文檔、PDF、PPT甚至手寫后拍照的圖片等形式。但是,這些文件均未標注來自環球捕手官方,甚至在一些版本中還標注“純屬個人手寫,非捕手公司官方圖”的字樣。

  記者向環球捕手“管家”,即環球捕手商學院部門運營人員詢問現行會員制度,“管家”并未回復記者的問題。當記者將獲得的《環球捕手制度》PDF文件發給“管家”,并詢問是否為現行會員制度時,“管家”回復說,“就是這個”。

  不過,環球捕手運營人員確認了規則內容的同時,卻又撇清了與這份文件的關系。

  記者追問這一制度是不是公司制定的,“管家”卻回復稱,“官方沒有制度,去問團隊老大,這邊不知道。”

  “管家”還告訴記者,在環球捕手APP內,會員拉新收益和銷售傭金提成是計入到總收益當中的,但直屬會員和下級會員發展的會員不設區隔和明細,只能看到總收益。

  對于上述規章制度的來源,包括雁子和妮子在內的捕手會員無人能說得清楚,但他們都表示,“是上面傳下來的,總之我一直看這個,錢到賬就行了。”

  環球捕手商學院部門負責人“超人”向新京報記者介紹,會員制度不僅讓用戶數快速增長,也讓商品的銷售十分高效。他舉例,30分鐘賣50萬斤大蒜,三個小時能賣150萬斤芒果;一款老板抽油煙機,一天就銷售了幾千臺。

  涉嫌傳銷還是創新?律師說法不一

  “這個東西沒必要追究,你沒吃虧沒害人,又能賺錢。很多東西都是說不清楚的,”在妮子看來,“環球捕手就是通過拉人頭的方式在做市場推廣,它的產品是正規的”。煒寶認為,無論規則如何,是否受到爭議,沒有傷害到任何人就沒有問題。

  但在北京市兩高律師事務所律師葉文波看來,“399元的變相人頭費、團隊計酬和三級分銷”,環球捕手的這些收益分配規則存在傳銷的嫌疑。

  根據我國刑法有關規定,組織、領導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為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活動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環球捕手官方并未公開收益分配規則,而是通過私下傳播的方式將規則與服務商溝通,并將這份規則解釋為是服務商制定的。對此,葉文波律師稱,“這種防火墻機制能夠使環球捕手規避法律風險。”

  記者發現,“環球捕手”公眾號主體公司杭州智品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早在2016年就曾涉及一樁傳銷案。

  荊州市沙市區法院2016年11月9日依照國務院《禁止傳銷條例》等法條裁定,凍結杭州智品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在金融機構及第三方支付平臺的資金賬戶、利用金融機構及第三方支付平臺轉移的資金賬戶。

  環球捕手官方微信公眾號“環球捕手”在去年8月遭到了微信官方的永久封禁賬號。微信官方給出的理由是“涉及多級分銷”。

  “涉及三級分銷通常是有違法嫌疑的,但由于法律上沒有明確規定,具體標準存在彈性,實際情況取決于執法的尺度,因此很難給出定論。”資深電子商務律師趙占領稱。

  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冰則認為,傳銷的核心在于沒有實物商品或商品定價十分不合理,但環球捕手平臺的商品定價相對合理,“沒有證據顯示這個消費者、會員和品牌商多贏的模式違法。”

  但他同時指出,如何在商品定價低廉的情況下返還給眾多用戶豐厚的利潤是平臺需要解釋的。“除非產品的利潤空間大、平臺方貼錢來獲取客戶或者品牌方讓利虧本銷售,若如此,那這種商業模式就不可持續。”

  至于平臺未將會員規則公示的行為,王冰指出,會員在與平臺發生糾紛時,可能會面臨相應風險。

  一位環球捕手的投資方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環球捕手的模式在過去的確存在過爭議,但我們認為通過社交渠道去除中間環節的模式是有價值的,也認可這家公司的團隊、價值觀,目前存在的一些問題平臺也會逐漸規范。

  ■ 公司說法

  環球捕手CEO否認涉嫌傳銷

  “我打法律擦邊球是為了什么?投資機構進來是要做盡職調查的,創始人明知違法還去做是要承擔責任的。”5月25日晚,環球捕手CEO李瀟在位于杭州的公司總部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專訪。對于外界對環球捕手的質疑,李瀟表示知情,卻并不在意。在他眼中,日益增長的用戶和銷售額是對自身業務最好的證明。

  對于記者從多位捕手處獲得的“規則”,李瀟稱,這些流傳的規則并非環球捕手官方制定的,而是一些服務商曲解了規則。

  李瀟稱,環球捕手的會員體系中確實存在會員、服務商和優秀服務商三種概念,但并非所謂的“上下線”關系,分銷體系也只有一級而非多級,即會員邀請一名新會員時會獲得獎勵以及新會員消費的傭金,這是僅有的一級。

  李瀟進一步解釋,當會員邀請人數達到一定數量或新會員消費總額超過一定額度時,平臺會從中選擇一些優秀的會員,邀請其成為服務商;優秀服務商更是服務商中的佼佼者。服務商和優秀服務商將承擔管理統籌和服務會員的職責,基于其團隊人數和銷售額會獲得相應獎勵。

  李瀟稱,環球捕手官方要求成為服務商和優秀服務商在獲得登記后三個月內成立公司,并與環球捕手簽訂協議。服務商和會員的獎勵和傭金來自品牌商,而非環球捕手。當品牌商入駐環球捕手平臺后,商品的銷售傭金將直接打到各個服務商的公司賬戶,實現公對公的關系。

  對于這一規則為何不在官方網站發布,李瀟的回應是,“沒有必要公開。”

  當記者問及環球捕手與服務商簽訂協議是否會將會員規則落實到字面上,李瀟稱不會,但是會口頭向服務商傳達,并告知其注意事項,比如不得曬收入、不得過度宣傳投資方等。

  環球捕手副總裁吳劉兵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過去確實有一些別有用心或者說利欲熏心的團隊成員,為了快速發展新會員,做過一些誤讀甚至曲解公司制度的宣傳,甚至有些基層管理員為了完成KPI也沒有盡力去制止。在對捕手宣傳和監管執行層面,可能有局部區域或團隊沒有完全執行到位。”

  他表示,環球捕手會立即進行全面整改,同時將擬定標準版本的會員制度說明發到全體會員,并對捕手線下宣傳活動進行全面清理排查。

  “目前平臺微虧,會員費收入占當月總營收20%,這是一個非常健康的比例,一些直銷公司的會員費大于70%,”李瀟稱,目前盈利不是重點,公司擁有三千萬高質量的用戶,是不愁變現的。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遗漏